我是祁九!谢谢你来看我瞎涂的东西!

很旧很旧的文配一张今年的基德诞贺图。(完全没好好画!
*童年清水向
---
那一年,他九岁,他十三岁。
那是最自由自在的年龄,如同从水面上呼啦啦飞过的鱼鹰。
顶着一头刚刚及肩的卷翘金发的基拉独自坐在小溪边的大岩石上,两条光着的小腿不时伸下去与凉丝丝的泉水亲密接触——对于一个少年来说,这是在这样一个初夏时节所能想到的最清静的地方。
基德那颗与山楂果的颜色一样的脑袋从树后慢慢探了出来。看清背对着他坐在岩石上的人影时,他舔了舔深红色的嘴唇,脏兮兮的小手扶了扶额上的圆形护目镜。
“喂,你这家伙就是基拉吗!”
溪中的红色鲤鱼打了个挺,溅起的水花在阳光下闪闪烁烁。
基拉转身,捋起挡住视线的额发,这才看见了嚣张的红发少年。
“你是谁?”
“哼,老子是尤斯塔斯基德,来跟我决斗吧!”说着抽出原本藏在身后的拳,不由分说地摆出了战斗的架势。
基拉并不想和基德战斗。比起战斗,他更愿意与对方一起享受鲜有的空闲时间——多数时候他要照顾常年生病卧床的母亲。但红发冲天的少年却完全没有想让步的样子,只等一声回应便会展开攻击。
“为什么要决斗?”基拉皱眉。
基德一脸与年龄不太符合的狂傲表情:“当然是为了争夺老大的位置!怎么样,难道你怕了?”
基拉揉揉自己金黄的乱发,不知该如何答复。对于刚刚当上村里的孩子王的基拉来说,“来跟我决斗”已是家常便饭,但事实上,他对这种小孩子打闹式的争夺并不感兴趣。
基拉渴望更强劲的的敌人。
所以他只是纠结了一会儿,便挥挥手转过身面向溪水:“想当就去当吧,我让位。”
基德有些惊讶,但没多久这种情绪便转化为了因对手的轻视而产生的愤怒,他咬着牙关,捏紧拳头就冲了上去:
“别小看了老大的位置,你以为老子真的屑于和你打吗!”
一个九岁小孩的招式说不上凌厉,但力量意外的大。基拉被突如其来的动作震慑了一下,后退两步随即做出了反应,藏在厚刘海下的眼闪着因战斗而兴奋的光——他认为他找到了自己一辈子的对手。
当然他还不知道,也是一辈子的伙伴。
大约过了一柱香功夫,两个孩子终于倒在了铺着一层细碎落叶的柔软草地上。基拉仰面躺着,翘起的金发随着喘息微微抖动;基德则俯视着他,一只手轻掐对方要害的咽喉处,保持着膝盖压在对方胸口的姿势。因为背光,基拉看不清压着自己的人的表情。
几缕斜阳穿过红色发丝的间隙,投到基拉脸上,他下意识伸出手去挡,却被一只有力的手握住了。红发的孩子拉着基拉的手的使对方坐起来,看似凶狠的眼里透着认真:
“你输了,从今以后你就是老子的兄弟!”
基拉半坐在草地上,带着青草芳香的风吹起了刘海,露出一双海蓝色的瞳仁。
突然他站起身,拉住基德就向西跑。下坡的土路,加上前方不由分说的拉力,让基德打了好几个趔趄。他想骂点什么,但金发发梢扫在他手背上的感觉痒痒的很舒服,于是又闭上了嘴。
基拉带着基德跑进一片树林,穿过几丛灌木,最后来到一片石崖顶端。两人面朝夕阳,清爽的海风为他们拂去粘在身上的碎草落叶。
“我希望,有一天能跟着一个人出海,看看这个世界,还有……”基拉顿了顿,“……那个传说中的大秘宝。”
基德眯起眼睛,面向被海平面吞噬得只剩一条金色弧形的夕阳。然后他用双手拢在嘴边,大声对大海喊出了一句话。
风夹着那句话从基拉的耳边“唰”地一下就过去了,他看见最后那丝夕阳为基德的脸部轮廓镀上了一圈金边,然后就沉入了海底。
基德转过身,咧着嘴走过伫立的人:
“基拉,走了!”
从那天起,尤斯塔斯·基德便成了那个坐落在茫茫南海中的小小岛屿上的小村庄里由二十来个孩子组成的骗吃骗喝团体的老大。而他身边那抹金黄色的身影从未消失。
至于那个寡言的长发少年为何会听命于现任的这位年幼的领导者,众说纷纭。有人说基拉本就是基德的手下,有人说基德握有对方的把柄,甚至有人说基德就是基拉的亲弟弟。
其实基拉听见那天基德在海边的石崖上说的话了。
准确的说,那句话不是什么梦想的宣言,而是对伴随他左右的人的承诺。
“跟着我,老子带你看整个世界!”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end

评论(4)

© 秋月江渚 | Powered by LOFTER